12月15日,红海海域连续第二天发生商船遇袭事件,引发多方关注,市场正在“投票”改道以应对该地区的安全威胁升级的不确定性。

#1
  MSC、赫伯罗特船只遇袭!

路透社援引美国中央司令部的话报道称,在周五第一次袭击事件中,一架无人机击中了悬挂利比里亚旗的“Al Jasrah”轮,造成损害和失火,大火最终被扑灭。


在第二次袭击中,胡塞武装发射了两枚弹道导弹,其中一枚击中了悬挂利比里亚旗的“MSC Palatium III”轮,造成火灾。当天早些时候,另一艘集装箱船船“MSC Alanya”轮在红海南部向北行驶时受到胡塞武装的袭击威胁,并让其掉头南下。

“Al Jasrah”轮遇袭得到了赫伯罗特(Hapag-Lloyd)的确认。该公司发言人表示,“Al Jasrah”轮在也门海岸附近航行时遭到袭击,“赫伯罗特将采取更多措施确保船员的安全。”


MSC一位发言人表示,“MSC Alanya”轮没有受到攻击。当被问及胡塞武装声称 “MSC Palatium III”轮遭到袭击时,该发言人未作进一步评论。

美国中央司令部报告称:“三艘遇袭商船均未报告人员受伤,但最新一轮袭击再次表明胡塞武装的这些行动给国际航运带来了巨大风险。”

胡塞武装在一份声明中证实,其向“MSC Palatium III”轮和“MSC Alanya”轮发射了导弹。

英国海事安全公司 Ambrey 称,“MSC Alanya”轮据信被胡塞武装一艘小艇上的人命令改变驶向也门的航线,其引述了胡塞武装对船员的讲话:“船长,你不能驶向红海。立即改变航向,驶向南边”。

#2
  “袭击面”扩大?

根据海运圈聚焦的观察,胡塞武装针对商船的袭击面正在扩大。

在11月19日扣押“Galaxy Leader”轮时,也门胡塞武装表示,扣押原因为该船与以色列有关联,其强调,后续将继续在国际水域袭击与以色列有关联或由以色列人拥有的船只,直到以色列对加沙的军事行动结束。


20天后,胡塞武装对红海水域的商船袭击面第一次扩大。12月9日,胡塞武装发布声明称,如果食品和药品无法进入加沙地带,任何前往以色列的船只都将成为“合法目标”。该组织警告称,考虑到海上航行安全,所有船只和公司都应避免与以色列港口打交道。

据不完全统计,自胡塞武装威胁要袭击任何所有权与以色列相关或在与该国有业务往来的船只后,已经发生多达七起袭击事件,而自 10 月初巴以冲突爆发以来,共有13艘船只遇袭。

而最新的袭击显示,胡塞武装针对商船的袭击面似乎正第二次扩大,目的地不是以色列的船只也成为了目标。一天前,胡塞武装声称使用无人机击中了一艘马士基集装箱船,但该丹麦航运公司否认了这一说法,并表示船只没有被击中,船员和船只据报安全。


根据马士基的说法,在袭击发生时,该船正从阿曼塞拉莱前往沙特阿拉伯吉达。另据船舶跟踪和海事分析提供商 MarineTraffic 数据,昨日遇袭的“MSC Palatium III”轮和“MSC Alanya”轮目的地同样不是以色列,而是沙特阿拉伯的吉达。

不过胡塞武装声称,“MSC Palatium III”轮和“MSC Alanya”轮均驶往以色列。其强调,我们将继续阻止所有船只驶往以色列港口,直到加沙地带人民所需的食品和药品运抵。同时,我们向所有驶往以色列港口以外港口的船只保证,其将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但必须保持船舶AIS的开启。”

#3
  船公司紧急按下“暂停键”

曼德海峡位于非洲之角和中东之间,连接红海与亚丁湾和阿拉伯海,该水道主要用于集装箱船以及波斯湾石油和天然气的出口。全球约 12% 的贸易(包括全球 30% 的集装箱)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然后流经红海和曼德海峡。

出于对红海安全局势升级的担忧,马士基周五表示,将暂停通过红海的所有集装箱运输,直至另行通知,并将绕道非洲,“在昨天马士基直布罗陀号险些失事及今天又有集装箱船遇袭后,我们已指示该地区所有驶往曼德海峡的马士基船只暂停航行,等待进一步通知。”


同时,控制着全球约 7% 集装箱运力的赫伯罗特也同样表示,将“暂停所有通过红海的集装箱船运输,直至周一,我们将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内做出决定。”

根据海运圈聚焦追踪,最早决定改变航线,避开阿拉伯海和红海的集装箱航运公司是以星 (ZIM) 。该公司旗下集装箱船“Zim Europe”轮在11月底穿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地中海后在阿尔及利亚奥兰和西班牙卡塔赫纳之间掉头,并驶回大西洋并沿着非洲西海岸航行,绕航好望角。


以星航运此前表示:“鉴于阿拉伯海和红海全球贸易安全过境受到威胁,公司正在采取主动措施,通过改变部分船舶航线来确保其船员、船舶和客户货物的安全。由于采取了这些措施,预计以星相关服务的运输时间将会更长,尽管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尽量减少干扰。”

事实上,目前已有多艘船舶安全起见主动避开苏伊士运河,改道好望角。截至12 月12 日数据显示,东行船舶“MSC Diana”轮和“Zenith Lumos”轮已分别在丹吉尔和阿尔赫西拉斯掉头,途经好望角。

西行航线上,“Maersk Camden”轮、“Maersk Campton”轮和“MSC Virgo”轮同样已改道好望角,这些船舶最近的历史AIS显示,之前的航程均通过红海和苏伊士运河。

随着马士基和赫伯罗特声明的发布,其他集装箱航运公司预计将效仿做法,在局势仍不稳定的情况下主动避开红海水域。

#4
  运价飙升ing

船舶改道好望角,最直观的影响就是行距拉长。普氏数据显示,以鹿特丹港至新加坡港为例,常规航程约为8440海里,绕道好望角约为11720海里,航程增加约40%,这将导致燃料成本大幅上升。


同时,由于红海威胁升级,保险成本也在增加。伦敦保险市场已将红海南部列为高风险地区,船只在驶过这些地区时需要通知保险公司,并支付通常为七天保险期的额外保费。

据市场估计,本周战争险保费已从上周的 0.07% 上升到船舶价值的0.1%到 0.2%。虽然会有一些折扣,但这仍然意味着七天航程要增加数万美元的费用。

海上战争风险专业公司 Vessel Protect 业务主管 Munro Anderson 表示:“最近的事件表明,红海水域商业运营商面临着更大程度的不稳定性,在中短期内,费率可能会继续走高。”

燃料成本及保险成本的增加已传递至货运市场。北亚西行主要航线的集装箱运价可能会得到更多支撑。预计市场交货时间将延长 10-15 天,从而减少本已疲软的供应。

根据标普全球看到的一份文件,现在运往中东的集装箱干货和冷藏货物的战争风险附加费为 100 美元/TEU。其评估,从北亚至英国(航线途径红海和苏伊士运河)的集装箱运价已创下2023年的新高。


除集装箱市场外,红海局势紧张还威胁着液化天然气及油轮运输市场。

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显示,2023 年上半年,曼德海峡石油总流量为 880 万桶/天。EIA 数据显示,同期通过该海峡的液化天然气运输量为 41 亿立方英尺/天。

由于担心遭到袭击,与也门签订了运送液化石油气合同的租船商不愿启航。一位消息人士称,一艘由迪拜公司租用的液化石油气运输船因为船员担心安全问题,近期拒绝启航,该船载有 4.4 万吨货物,将运往也门。

一位船舶经纪商消息人士说,也门的油轮运费也正在上涨,“一艘载重量在 15000 吨以下的旧船从阿联酋运输汽油到也门荷台达,过去每天收费 12000-13000美元。目前为每天16 000 至 17 000 美元。”

同时,据船舶经纪商 Braemar 估计,VLCC日租金也已从上个月的约 4 万美元上升到 6 万美元以上。

#5
  引发多方关注

新加坡 Vanda Insights 公司创始人 Vandana Hari 说:“航运往往是煤矿中的金丝雀,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仍将是 2024 年的中心议题。”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ivan)周五在特拉维夫与媒体交谈时谴责了针对商船的袭击。他说,这些袭击在一个关键的区域、也就是曼德海峡对航行自由、商业航行与合法商务构成具体威胁。

沙利文说,美国正在与国际社会和该地区以及其他地方的伙伴合作,以应对这一威胁。其还指责伊朗要为这些事件负责,并呼吁伊朗当局制止袭击。

德国外交部长安娜莱娜·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周五在柏林也谴责了对红海航运的袭击,特别是针对一艘德资拥有船只的攻击。她呼吁胡塞武装立即停止袭击。

世界航运理事会表示,对不断升级的危机深感震惊和担忧,并呼吁采取果断行动保护海员,“航行自由权是国际法规定的一项基本权利,必须得到保障。现在是坚决进行国际参与的时候了。”